搜奇网-搜索天下奇闻,挖掘全球趣事!CTRL+D收藏本站    您好!欢迎来到www.souqi365.com

www.souqi365.com

首页 > 天下奇闻/ 正文

大蒜泡什么比伟哥还猛|小东西才一根就疼

2020-10-07 16:58:47 天下奇闻
  寇忱大摇大摆地甩着胳膊离开之后,徐知凡才一边回头一边走到了霍然身边:“刚他跟你说什么呢?”
  霍然皱着眉:“让我带他去露营,还要捎上他姐和他姐的男朋友,说是他姐谈了十年的男朋友,要他妈分手了,想借这个机会修复一下……”
  “这么惨?”徐知凡问,

 文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校花的水蜜桃(1.8慎入H.文)绝对正点
↓↓
点击下面链接,看爽.文,全是福利呦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你信了吗?”
  “我差点儿就信了,”霍然非常不爽地往旁边江磊肩膀上砸了一拳,“那表演,全他妈是痕迹。”
  “轻点儿!”江磊喊。
  “九流戏精,还是装逼流派的,”霍然说,“嘴里没他妈一句实话,还什么得罪人太多了转学,还打老师……等着吧,没准儿哪天他就吹着唢呐登月了。”
  “那你答应了没啊?”徐知凡笑着问。
  “答应了啊,你不让我控制点儿别跟他弄得那么僵么,我怕他再编个什么绝症缠身的戏码出来我会忍不住抽他,”霍然愤愤地说,“去就去呗,我什么傻子没带过,我表哥火柴都划不着我不也把他活着带回来了么。”
  徐知凡听得一直乐。
  “你去吗,要不一块儿……”霍然转过头。
  “我不去,”徐知凡迅速拒绝,“我才不去遭那个罪呢,我国庆要在家吃饱了睡睡醒了吃,不吃不睡的时候玩游戏,安排得非常妥当了。”
  “江磊。”霍然转头看江磊。
  “不去,我不想脱臼,”江磊也很果断,“也不想一路被你骂,我这主要是为了我们的友谊能存活得久一点儿。”
  “你怎么不靠提高智商来让我们的友谊活长点儿呢?”霍然叹了口气,“胡……胡逸呢?”
  “刚还在啊,”江磊扭头四下看着,“吃完一块儿出来的。”
  “接了个电话往后门走了,”徐知凡说,“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这两天一直怪得很,下午问问吧,别是碰上什么事儿了想不开,回头出去买把菜刀,晚上再挨个儿把我们剁了。”
  “操,”霍然看着他,“你还能不能行了!”
  
  下午的课是非常难熬的。
  特别是一个暑假过后,最初的那……几个月。
  霍然还算能听得进课的,徐知凡坐得还挺端正,但霍然从他戴上眼镜的动作里就能看出来,这人准备睡觉了,前面江磊手托着腮,已经给老师磕好几个响头了。
  霍然叹了口气,虽然国庆节他要带着三个累赘出门,但他还是开始急切地盼望国庆快些到。
  “那个空着的位置是谁的?”快下课的时候老师指着江磊旁边的空座问了一句。
  大家一块儿转过头来,但江磊对老师的提问无动于衷,手托着腮。
  “胡逸的座位,他中午牙疼请了一节课的假。”霍然说,踢了江磊椅子一下。
  江磊猛地惊醒,两秒钟后平静而镇定地站了起来。
  老师看着他,他也看着老师,两人都有些迷茫。
  “哎……”徐知凡叹了口气。
  “问什么了?”江磊偏过头,把椅子往霍然桌上顶了一下。
  “你坐下,”霍然实在无语,压着声音,“傻逼啊,你他妈吃安眠药了睡成这样!就问你旁边空着的座位是谁的!”
  江磊顿了顿,清了清嗓子:“报告老师,是胡逸同学,他胃疼请假了。”
  “操。”徐知凡趴到了桌上。
  “我替胡逸谢谢你了啊。”霍然说。
  江磊又平静而镇定地坐下了,偏过头小声问:“什么情况。”
  “下课了抽你的情况。”霍然说。
  
  下课铃响了之后,老师走出了教室,霍然拿出手机给胡逸发了条消息。
  -你怎么回事?老袁要问的话你记得你牙疼并发胃疼,在宿舍睡觉。
  “怎么回事啊?”江磊回过头。
  “你以后睡觉就睡觉!”霍然呼了他胳膊一巴掌,“醒了就醒了!别抖机灵瞎他妈说,我刚说完他牙疼,你就给他岔胃里去了!”
  “……操,我没听见你说,”江磊有些郁闷,“这小子哪儿去了啊?”
  “不知道,没回我消息。”霍然看着手机。
  “寇忱也没来吗?”徐知凡在旁边问了一句。
  “嗯?”霍然抬头,愣住了。
  寇忱的位子果然是空着的……老师居然没看到?胡逸的位子靠墙老师都看到了!
  “他请假了。”许川说。
  “他怎么请到的假?”霍然问。
  “洒一脑门儿水,去校医室抖了二十分钟,”许川说,“就请到假了。”
  “我操,这个逼。”江磊发出了由衷的赞叹。
  霍然在心里发出了同样的感叹。
  不过比起感叹寇忱这个戏精,他还是比较担心胡逸:“回宿舍看看吧,胡逸是不是在宿舍?”
  “我帮你问问吧,寇忱应该还在宿舍,让他去看看。”许川说。
  “不用。”霍然拒绝。
  “路过小卖部给我带瓶可乐回来吧。”徐知凡说。
  “人性呢?”霍然起身。
  “一直都没有。”徐知凡拍拍他后背。
  
  寇忱打着呵欠走出宿舍,他一向讨厌历史课,能不上就不上,睡了一节课感觉自己红光满面。
  胡逸迎面走过来的时候他愣了愣:“你不上课啊?”
  “没上。”胡逸闷着声音回了一句,从他身边走了过去。
  “你……”寇忱回过头,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盯着他背影看了几秒,又叫了一声,“胡逸。”
  “你去教室跟霍然他们说一声我睡觉,”胡逸头也没回,“谢谢。”
  “……不客气。”寇忱说话的时候胡逸已经关上了宿舍的门。
  他在走廊里又杵了几秒钟,然后下了楼。
  打着呵欠往教室走的时候,看到了一路跑过来的霍然,嗖嗖的,一看就是在野外能给人治肩膀脱臼的那种牛人。
  “我们宿舍有人吗?”霍然嗖过他身边的时候扔下一句。
  寇忱回过头,在他冲进宿舍楼的时候喊着答了一句:“胡逸在。”
  霍然停下了,犹豫了两秒又走了过来:“他一直在宿舍吗?”
  “刚回的,”寇忱说,“我感觉他……要不我跟你一块儿上去吧。”
  “干嘛?”霍然瞪着他。
  寇忱看了看两边没有人,压低声音:“他衣服里藏着东西回来的,看着像刀。”
  霍然没说话,还是瞪着他。
  寇忱比划了一下:“看着像菜刀,藏后背了。”
  “挺牛逼啊,”霍然说,“穿着校服呢你都能看出来?”
  “他外套手上拿着呢,”寇忱说,“再说了,我什么眼神,我以前学校这么带刀来的人多了,我早练出来了,他藏裤|裆里我都能看出来。”
  “一把菜刀,”霍然看着他,“真要藏裤|裆里了,我也能看出来。”
  
  最后寇忱还是跟在霍然身后回了宿舍。
  霍然推开门的瞬间莫名其妙地就还是相信了寇忱的屁话,警惕地迅速往宿舍里扫了一眼。
  当然没有菜刀!
  菜你个王八脑袋的刀!
  不过胡逸看上去情绪不太好,正靠坐在椅子上,盯着桌上的一袋香肠出神。
  香肠?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胡逸听到门响转过头来,“不上课啊?”
  “我还要问你呢,你干嘛去了?”霍然问。
  “我没事儿,出去转转透透气。”胡逸说。
  “买香肠去了?早上听馋了吧?”寇忱问。
  “不是,”胡逸一提香肠就突然有精神了,转过身,“我知道那个饿死鬼是谁了。”
  “什么?”霍然愣了。
  “我回学校的时候,在后门那边,看到李佳颖了……”胡逸说。
  “李佳颖是谁?”霍然问。
  “就那天鬼楼后头偷看我尿尿的那个女的,”寇忱说,“看到她怎么了?”
  霍然看着一脸淡定的寇忱,算是知道他的牛逼都是怎么吹出来的了,如此四平八稳顺畅自然。
  “对着一个女生骂呢,带着几个人,还踹了那个女生一脚,”胡逸指了指桌上的香肠,“把这个踹地上了。”
  “是不是挺瘦小的女生,老低着头,扎个马尾。”寇忱问。
  “是,”胡逸点了点头,“我过去的时候她们已经进去了,我就……捡了这个回来。”
  “捡回来干嘛?你还想还给她啊?”霍然问。
  “不还也可以吃啊。”胡逸说。
  “去鬼楼烤着吃吗?”霍然问,顿了一下他又转头看着寇忱,“你确定那个在鬼楼烤香肠的事儿不是你吹牛逼么?”
  “谁吹那个牛逼啊,我要吹也得说是我自己在鬼楼烤香肠啊。”寇忱说。
  
  上课铃响了的时候,霍然也没能让胡逸跟他一块儿去教室。
  “你是打算旷一下午的课啊?”霍然问。
搜索
网站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