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奇网-搜索天下奇闻,挖掘全球趣事!CTRL+D收藏本站    您好!欢迎来到www.souqi365.com

www.souqi365.com

首页 > 天下奇闻/ 正文

野格女人喝了有什么反应|酒后和最好朋友睡了

2020-10-07 16:59:46 天下奇闻
孟国伟再度打断,他扬声道:“都跟你们说了放心了!我孟国伟是那种不尊重学生意愿的老师吗?你们把我想成什么人了!”

文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校花的水蜜桃(1.8慎入H.文)绝对正点
↓↓
点击下面链接,看爽.文,全是福利呦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“说不会让你俩当同桌,我就肯定不会给你俩换座!”
  
  孟国伟早已没有了几天前的雄心壮志,一带一这个计划被许盛和邵湛两人携手扼杀在摇篮里,昨天还有惦记着他这个计划实施的如何的老师来询问:“你上回打算整的那个一带一,怎么样了?”
  孟国伟叹气:“不太行,他们两个好像没有这个意愿。”
  隔壁老师:“是吗,我本来还觉得你这个思路挺好……”
  孟国伟摇摇头,往事不想再提:“尤其是许盛——让他换同桌跟要了他的命一样,说什么不合适,越说越离谱,最后连强扭的瓜这种词都说出来了,你说说,我这是强扭吗,我只是跟他们商量。”
  隔壁老师听完也是连连称奇。
  
  孟国伟虽惋惜,很快调整好了方向,他得循循善诱,从长计议。一带一解决不了问题,那就让他这位老师点燃自己去做照亮迷途少年的一盏明灯!
  尽管他不知道,此时那位迷途少年内心是多么希望他能够再坚持一下,别太尊重学生的意愿,该强硬的时候就该强硬一点。
  
  孟国伟整理完资料,抬头发现两人还在办公桌边上站着,平日放荡不羁的许盛面色冰冷如霜,他心说今天许盛话倒是变少了,是心情不好?
  邵湛倒是看起来,嗯,亲切许多……
  就是从两人的表情看,似乎都带着一丝同样复杂的情绪。
  孟国伟放下笔:“你们还有别的事?”
  
  邵湛很想扭头就走。
  回忆起上次在办公室里“宁死不屈”的自己,许盛也有点待不下去。
  打脸来得太快。
  当时话放得有多狠,现在的脸就有多疼。
  如果人生能重来,他想回到孟国伟安排他和邵湛当同桌的那天,然后对孟国伟说五个字:老师,我愿意。
  
  但不管脸疼不疼,当同桌这个事是真躲不过去。
  
  邵湛压低了声音,侧头在许盛耳边一字一顿说:“你自己挖的坑,自己填。”
  许盛提醒:“现在你是许盛。”
  邵湛:“……”
  许盛又说:“我说也行,你可想好了。”
  言下之意就是等会儿这话他不说,许盛就得顶着“邵湛”的名义说。
  
  邵湛做再难的奥数题也没像今天这样为难过,权衡之下,邵湛闭了闭眼,勉为其难开了口:“老师,我们申请坐同桌。”
  
  孟国伟刚开始数随堂作业卷的份数,办公室嘈杂声不断,邵湛这话说得冷淡,却还是让他一时间忘了自己数了几份:“啊,同桌,好的……等会儿,你说什么?!”
  孟国伟反应过来之后震惊:“你们要坐同桌?”
  跨过心里那道关卡之后,后面的话也就不难说出口,邵湛重复:“我们俩想换座。” 
  孟国伟猛地坐直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岔了:“你之前不是说不合适?”
  邵湛面无表情:“合适。”
  
  “人和人之间讲究个缘分?”
  “缘分来了。”
  
  孟国伟:“强扭的瓜不甜?”
  “强扭的瓜,”这句话羞耻度太高,邵湛顿了顿才接着说,“不试试怎么知道甜不甜。”
  孟国伟继续道:“勉强来的同学感情……”
  邵湛打断:“不勉强。”
  “……”
    
  孟国伟看了眼办公室来来去去的学生,隔壁老师正在和他们班课代表说“下回他们要是再催了不交,你也别浪费时间,他们这作业别收了,让他们直接过来找我,什么态度啊这是,我好好治治他们”,这才找回了点实感:“你们是认真的?真想当同桌?”
  
  认真得不能再认真了。
  
  邵湛刚才发挥那么几句已经是极限,他垂下眼,手绕到许盛身后,在孟国伟看不到的地方、隔着一层校服掐了一下。
  
  许盛心理负担没那么重,尴尬过去之后,竟然还觉得这场面说不上来的好笑,他素来站没站像,听孟国伟和邵湛两个人你来我往的,干脆半倚着墙靠着听。
  冷不防被掐之后他这才“操”了一声,直起身接过话:“老师,我俩真不勉强,我也想通了,许盛同学学习道路上确实需要像我这么一位优秀同桌的帮助。”
  孟国伟残存的一丝理智还记得邵湛当时说的可是“麻烦”:“你不觉得麻烦了?”
  许盛:“不麻烦。”
  
  许盛又说:“怎么会麻烦,同学之间相互帮助携手共进不是应该的吗。”
  
  孟国伟被这两人搅得有点犯糊涂,但也发现一带一计划莫名其妙就这样进展了下去,他本来就有让两人当同桌的意思,现在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:“你们可考虑好了啊……行。”
  他把贴在边上的七班座位表撕下来,拿笔在第一排后排和第二排后排做了调换记号:“那李明勇就和高志博坐一块儿吧。”
  许盛发言完毕,又倚着墙靠回去了,心说原来邵湛同桌叫高志博。
  
  孟国伟做完记号又问:“你俩什么时候换?”
  孟国伟的意思是你俩要是不急的话就挑午休再换,这马上就要上课了,换座位也不方便,然而他面前的两个人居然迫不及待地说:“现在就换。”
  
  高二七班班级群。
  [同学A]:特大消息。
  [同学A]:我已经疯了,我不过就是去办公室交趟作业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我听到校霸和学神在老师办公室申请换座。
  
  七班同学经过棒棒糖事件都知道两个人极度不合,更别提昨天晚上因为“互殴”而倒地不起的事,这件事虽然没有大肆宣扬过,也早已私下在年级组里流传开了。
  [同学B]:可以理解,他们俩现在的心情和选择我非常理解,以校霸和学神现在这状况,这是嫌只隔着条过道离得太近了。
  [同学C]:也是,水火不容,这条过道看起来确实太窄。
  [同学D]:他们是不是想横跨整个班,一头一尾?
  [同学A]:不是……他们申请坐一起,坐一起!!!
  [同学B]:???勇士知道什么情况吗?@李明勇
  [李明勇]:……我不知道。
  [李明勇]:真的吗,还有这种好消息?我即将看到生的希望?
  
  班级群讨论得再怎么沸腾,两位当事人都一概不知。
  
  许盛和邵湛进班的时候,班里只剩下翻书声。
  高志博也已经得知换座的消息,眼底那份羞怯期盼悄然换成了失落。
  
  许盛过去收拾东西——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,邵湛的座位理得跟强迫症似的,各科教材和试卷分门别类摆在桌上,除了许盛早上因为要找词汇手册把英语那叠教材翻得有点乱,其他都整洁得过分。
  高志博没想到他和学神只当了两天同桌就要分开,唯一的纪念只有早上学神递给他的那张写着解题步骤的纸,他鼓起勇气叫住许盛:“……学神。”
  
  许盛现在听到高志博念这两字就犯怵,生怕他再从身后掏出来一本什么题册,趁着这最后的时机,再问一道他压根就看不懂的问题。
  许盛把词汇手册放回去,思索一会儿,抬手拍了拍高志博的肩: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我走了之后,你要好好学习。”
  高志博其实就是不舍,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叫住邵湛要说什么,闻言点点头。
  许盛:“记住独立思考。”
  独立思考,这是他今年学会的最重要的学习方法——高志博再度重重点头。
  
  许盛话匣子开了就收不住,碍于校霸身份,除了张峰那伙人基本没人敢找他,高一还好,分班后是彻底没人说话了。
  他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上轻敲,正打算再扯点什么,后颈突然一凉。
  
  邵湛在他身后,表情不是很好,他伸手勾住许盛的校服衣领将他整个人往后拽,眉眼不耐:“别废话。”
  许盛把剩下的话憋回去了:“……哦。”
  
  这幅画面落在其他人眼里,简直不能更奇怪。
 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班级群,又炸了。
  [同学A]:???!
  [同学A]:我凝噎了。
  
  [同学C]:插一句,有句话我想说很久了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校霸今天好像比以前可怕……
  
  许盛是挺张扬的那种“坏”,他好像什么都不在意,上课上到一半睡醒了就抓抓头发往后一靠。老师上课上着上着跑题,讲到什么好玩的他也会跟着笑几声。但邵湛成了“许盛”之后,更像把“生人勿进”四个字刻在了周遭半米内的空气里。 
  
  相比高志博的依依不舍,李明勇收拾东西那叫一个利索。
  许盛还没搬完东西,李明勇已经背好书包、抱着课本等着了,这架势像是奔向幸福快乐新生活,恨不得买个锣鼓当场敲首好运来!
  
  上课铃响。
  上午第一节课:语文。
  走廊外响起一阵琐碎且凌乱的脚步声,都是赶着回班的学生,之后彻底安静下来。
  
  许盛在自己原来位置的边上坐下,他和邵湛两个人就这样成了同桌。
  真是将世事无常四个字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  这要搁成几天前的许盛,他就是打死、从这栋教学楼上跳下去,也不会跟这位姓邵名湛的当同桌。
  
  许盛心下感慨万千,实在不想跟邵湛挨太近,拖着椅子往边上挪了点才舒坦。
搜索
网站分类